•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夜色弥漫,霓虹闪烁,整个南市流光溢彩,分外耀人。

    “夜语”私人会所里,身段玲珑有致的女人媚眼如丝地瞧着男人,男人眼神迷离,享受?#25490;?#20154;的摆弄。

    “承泽,你到底什么时候向她摊牌,说清我们的关系啊?”

    “别急,宝贝,?#20154;?#19968;拿到资料,我立马就跟她说。”徐承泽说着翻身将女人压在了身下。

    肖婉双?#33268;?#30528;徐承泽的脖子,“可她真的好慢,我真的等不及了,我感觉我要死了.......”

    “别说傻话!”徐承泽打断肖婉,“耐点心,煮熟的鸭子能让它跑了吗?只要我一句话,那个蠢女人会立刻办好的。”

    “我就知道你最有办法。”说着肖婉在徐承泽?#25104;?#20146;了一口,?#39318;?#23194;态,娇滴滴地说:“你说是我厉害?#25925;?#22905;厉害。”

    “宝贝,这个问题让人很扫兴。”

    肖婉慢慢往下游走,徐承泽忍不住低吼一声。

    “人家想听嘛。”肖婉撒娇道。

    “当然是你!叶沉鱼那个蠢女人,在我面前假清高,说什么要在洞房那晚,可笑又愚蠢,在我面前她只是个跳梁小丑!”

    肖婉听到这里,偷瞄一眼床柜前花瓶掩饰的?#23478;?#31508;,眉眼处全是满意的魅笑。

    “阿嚏?#20445;?#21494;沉鱼不舒服地抽出一张纸巾,揉了一下鼻子。

    “怎么了?感冒了?”同事方南关心的问道。

    “没有,可能是粉尘刺激到了。”叶沉鱼怕同事担心,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方南八卦地跟叶沉鱼说:“你知道秦总很讨厌女人吗?”

    叶沉鱼故意装傻,“对啊,我也很奇怪,秦总为什么那么讨厌女人?”

    秦氏上下员工,甚至保洁阿姨都知道秦照琰不喜欢女人接近他。他身边除了整日形影不离的秘书程翊,便只有男助理方南,而在她之前助理都是男人。

    对于秦照琰讨厌女人亲近的怪?#20445;?#22823;家纷纷猜测是不是有特殊喜好,女员工甚至私下八卦秦照琰的生活,还为其取名霸道总裁与那些暖?#34892;?#31192;们的日常。

    ?#25670;饋!?#26041;南瞅一眼周围,压低嗓音,“之前我偶然听到程秘书说秦总生理上有病,所以.......”

    叶沉鱼吃惊地看着同事,张张口,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方南了然的点点头,“就知道你不信,其实我也不怎么相信,这事我就和你一人说了,或许那天是我听错了..........”

    “上班时间不工作,嘀咕什么呢!”秘书程翊出声呵斥道。

    叶沉鱼两人这呵斥吓得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瞧见程翊身后的人,俩人迅速起身,齐声道:“秦总好!”

    秦照琰迈着一双修长的大长腿,目光清冷地缓步走来,看一眼程翊,又瞧一眼叶沉鱼他们。叶沉鱼本来就?#30007;椋?#34987;秦照琰这么一瞧,更是心神不安低下了头。

    这一动作被秦照琰看在了眼里,也没说什么,抬脚进了办公室。程翊手中拿着档案袋,张着嘴,发出“你们啊”的无奈口型,叶沉鱼赔着歉意的笑。

    程?#34850;?#25955;无力地躺卧与沙发上,足足五小时的会议,差点要了他的命,他一边揉着腰,一边将手里的档案袋扔在桌上。

    秦照琰沏好茶,坐在他对面,程翊瞥一眼茶水,又瞥一眼秦照琰。秦照琰?#25104;?#24179;静,没有理会程翊祈求的小眼神。程翊无奈坐起身,自己动手端起茶杯。

    “小琰,你能不能体谅我的辛苦!”程翊抱怨道。

    “不能。”

    程翊翻了一个白眼,抽出文件,递给秦照琰。

    “这个项目交给你了,没必要请示我。”

    秦照琰这么说,程翊只好又将文件收回。在秦照琰身边这么多年,秦照琰一个眼神,他都能猜出他要做什么。这项目秦照琰并不?#34892;?#36259;,只不过碍于他爷爷秦正川董事长授意,他才勉强同意竞争此项目。

    “对了,我招的女助理你满意么?”

    秦照琰放下白瓷茶杯,淡淡的说:“不讨厌。”

    程翊会?#30007;?#31505;,秦照琰讨厌女人,所以身边的秘书和助理都是清一色男人。

    长此以往他爷爷不乐意了,于是命令程翊找个女助理,先舒缓秦照琰讨厌女人的心理。开始时秦照琰还闹情绪,宁死不接受,后来被他爷爷又是绝食又?#20146;?#26432;的手段逼得勉强同意。

    可,因秦照琰条件苛刻足足找了半年,直到叶沉鱼的出现,才算接近。

    “有谁见过招个女助理要列出三十二条标准的么?您老再不满意,恐怕只有去火星找了。”

    秦照琰听着程翊的吐槽,嘴角苦笑。不是他矫情,之前他尝试过,可惜只要有女人接近他,他便浑身不舒服,?#29616;?#26102;胃里还犯恶心。

    其?#25285;?#20182;也纳闷,为何自己对叶沉鱼讨厌不起来,而且也不排斥工作时的接近。

    卫生间内,叶沉鱼不安的将手机紧握住,压低嗓音,“今晚,我想见你。”

    “好,晚上七点,回忆咖啡........”

    叶沉鱼急?#36125;?#26029;徐承泽,“不,在小区附近的小乐园就好。”

    徐承泽?#35835;?#20004;秒,说了句好,便挂?#35828;緇啊?/p>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23576;?#39068;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