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天武神州,武道昌隆,传闻至强者翻手间能崩裂山川大地,抬足之力,可以填海断江。

    神风帝国,九宫城,洛家。

    一清早,天穹刚刚洒下金辉,练武场上便是聚集了一群洛家少年,在一名中年男子的带领下,舞动双拳,阵阵拳风呼啸,真气在少年们的周身腾腾而起。

    而在练武场的令一边,却是有着一道身影,和一众修炼的少男少女格格不入。

    只见一名白衣少年端坐在一颗大树下,怀里揣着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少年神色僵硬,眼神呆滞空洞。若不是还有呼吸,完全跟尸体差不多。

    在少年旁侧,一名十一二岁?#30007;?#20365;女摇着扇子,在给少年吹风。

    小侍女身上穿着粗布织?#20667;?#34915;服,头上扎着可爱?#30007;?#36779;子,因为天气热,小侍女?#30007;?#33080;憋得通红,目光时不时地在四周扫过,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哟,这不是我洛家少爷洛天么,又在这里修炼你的仙法啊!”这时晨练刚刚散场,便是传来一道讥讽之音,只见一名少年玩味的看着静坐的洛天,脸上透露着不尽的鄙夷和不屑。

    他这么一声大叫,四周练武的少年都是围了过来,似乎嘲笑眼前的洛天,已然是成为了一个习惯。

    少年名作洛阳,是洛家最大旁系的子弟,天赋不错,在家族之中,小有名气。

    “这个傻子能修炼什么仙法,天天揣着块破石头在这里发呆,真是不知道,洛家养着这样的废物作甚!”

    “这傻子也是活该,若不是当年执意修炼那残缺的低级功法,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

    “他这种人,就应该呆在院子里,别给我们洛家丢人,在这练武场简直碍眼。”

    四周的少年都是在讥讽,丝?#28860;?#19981;避嫌。

    洛天原本乃是洛家一等一的超级天骄,十三岁便修炼到了凝气六重境界,曾是洛家一等一的天?#23613;?#28982;而,三年前,他执意要修炼家族里一门残缺的低级功法,结果走火入魔,陷入痴傻之中。天天抱着一块石头傻傻的揣怀里,修为更是跌落至练体八重。

    这块石头乃是由洛天父亲留下的,洛?#20197;?#26377;强者检测,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这还不算什么,因为洛天父亲曾经修为强悍,有人以为这块石头可能是什么遗宝,还特意请来鉴宝大师鉴定,被鉴宝大师一口言断这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这才让洛家诸人,对着块石头彻底没了兴趣。

    但就是这么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让洛天,一抱就是三年。

    ?#21561;?#35832;人又是围拢了洛天,一旁?#30007;?#20365;女抓了抓衣角,小脸皱起了眉头,摇扇的动作都是慢了几分,她怕洛天又要被欺负。

    三年来,洛天一直傻傻的抱着这块石头,很多时候被人讥讽大骂出气,都是这名叫洛悠悠?#30007;?#20365;女,一次次用孱弱的身子?#22659;?#26469;,?#20540;?#30528;别人的拳头,甚至不少次被打折手臂,打断腿。

    少爷是她唯一的倚靠和精神支柱 。她本是流落街头的?#38706;?#33509;不是少爷收留,她现在还居无定所,生死无依。

    她想?#24187;?#30333;的是,少爷当年那么强,尚且宽厚待人,也?#36745;?#20687;这些?#22235;前?#20183;?#30772;?#20154;,而眼前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咄咄逼人?

    眼巴巴地看着这些围拢过来的人,甚至有几分哀求的意思,小女孩小脸浮现苍白,眼眸中透着深深的恐惧,小手紧紧地拽住洛天的手臂,身体不自觉往少爷身边靠。

    “看看这个傻子,真是越看越不爽,丢我们洛家的?#22330;!?#26377;人说道。

    洛阳看着端坐在眼前的洛天,脸色越发的不爽,洛天曾经和林家的大小姐立下婚约,而他的大哥正是林家大小姐的追求者,而且过几天就要回来了。

    他大哥曾?#25285;?#22914;果他能暗地里解决这个洛天,就给他一瓶增元丹!

    “一定要在大哥回来之前解决掉这个废物,可是怎么解决呢?”越想洛阳便是越发的郁闷,果断把这团火撒在洛天身上。

    “这个狗废物”!洛阳骤然大骂一声,抬腿便是向着洛阳一脚踢去。

    这一脚力度十分之大,凝气三重力?#21364;?#21040;千斤,这一角,若是落在洛天身上,百分百会让他肋骨断裂数根。

    洛悠悠生怕少爷受创,立马便是张开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家少爷。

    一身子把洛天压在了身后,咔擦一声,二人都是撞飞出去,砰的一下,?#19981;?#22312;了大树上。

    洛天的神情依旧呆滞无比,但是手中揣着石头的双拳,隐隐握紧的几分。

    “噗”!悠悠一口滚红的鲜血喷在洛天身上,染红了洛天怀里的?#24378;?#30707;头,陡然间,石头上发出暗暗的青色光辉,似乎有一道道铭文在期间?#20102;浮?/p>

    但是诸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洛悠悠身上,况且她的身子压在洛天身前,根本没人注意到,洛天怀里的这块石头突然发生异变,一缕缕青色的能?#30475;?#30707;头中?#22836;?#24320;来,慢慢容?#20667;?#20102;洛天的身子当中,呆滞空洞的目光似乎恢复了几分清?#28023;?/p>

    “这个下贱的侍女”!?#21561;?#36825;一?#32570;?#24736;悠挡下了,洛阳心中的怒火更是浓烈,一个下贱的侍女也?#19968;?#25105;的?#25314;?/p>

    他起了杀心,一只手抓在悠悠身上,奋力一甩丢在地上,大地摩擦,悠悠脸瞬间?#36824;?#33457;了一大片,一行泪水流淌而下,嘴角的鲜血更是不断低落。

    洛阳走向了洛天,撇了一眼躺在地上气息萎靡的悠悠,嫌弃地暗骂一声:“不知?#20040;酢保?/p>

    洛天?#19997;?#20381;旧躺在地上似乎注意不到洛阳的走来,他呆滞的目光?#19997;?#20840;然变换,紧紧的盯着自己手中的这块石头。

    “妈的狗废物,碍眼!”洛阳大叫一声,?#20061;?#20415;是两巴掌,甩的洛天脸肿的老大,嘴角溢出鲜血。

    ?#32773;眨?#19968;滴滴鲜血掉落在石头上,其中的铭文运转越发的缭乱快速,似乎被这鲜血,打开了某一层封印。

    被打的洛天目光依?#23665;?#32039;的落在石头上,似乎没把洛阳放下眼里。

    “哈哈哈,打死这个狗废物才好”。旁边有人起哄,乐意看好戏。

    “对啊,阳哥,打死他”。周遭的人都是嘻嘻哈哈的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洛天,很难想象,这是同一个家族的人。

    洛阳被洛天所无视,越发的怒火冲霄,加上旁人起哄,脸色狰狞,青筋暴起,真的想要打杀了洛天出气。

    “不要打少爷,求你们了,不要打少爷,不要……呜呜……”。这时,悠悠一把趴到了洛阳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抱着洛阳的右腿,拖着半残的身躯,丝毫不放松。

    “下贱的侍女,别打扰我?#24378;?#22909;戏”!洛林走了过去,啪的就是给洛悠悠一巴掌,嫌弃她打搅自己好戏了。

    这一巴掌抽的洛悠悠本来就是刮的血肉模糊的脸蛋更加的血腥,难以辨别五官。

    “呸,脏了我的手”。洛林手上带了血,一口吐沫喷在了悠悠脸上。

    “给我滚一边去”。洛阳正在火头上,一脚踹飞了悠悠,让她晕死过去。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洛天,只见石头中的光辉?#20102;?#20102;一阵,竟然瞬间消失。而洛天原本呆滞无神的眸子,也在瞬息变的无比清?#28023;?#26356;是带着一分深邃于睿智。

    请?#38498;螅?#21152;载中....
    字体大小
    背?#25226;?#33394;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