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苏玥溪,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现在签了,我就把东山区那套房子过到你名下。若是你不签,别怪我心狠手辣了。”男人冷酷无情地睨着苏玥溪,那眼神就像是施舍乞丐一般,眼里满是冷漠。

    “不……成彦,我是你的妻子……你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待我……求求你,不要离婚,好不好?”苏玥溪跪在霍成彦的面前,早已泣不成声,紧紧地抱着他的大腿不放。

    “砰”地一声,无情的一脚,直接踹开了将眼泪和鼻涕擦了他一裤腿的女人,霍成彦眼里尽是厌恶与嫌弃。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昏?#26159;埃?#26368;后听到的这句话,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刺进了苏玥溪的心头。

    她从来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曾经感到多么幸运,如此温文尔雅的男人竟然会向自己求婚!

    再次醒来,苏玥溪身上一片冰凉,本能地想要动动,却发现手脚被什么扣住了。

    然而,下一刻,她的心瞬间跌?#20937;?#24213;。

    “迈克,你不是挺?#19981;?#38391;骚女的吗?里面就有一个,今晚她是你的了。”

    门外传来霍成彦戏谑?#30007;?#22768;,紧接着便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门响了,叫“迈克”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时,苏玥溪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处境,身上的衣服早就被除去,只剩下内衣裤,双手双脚?#35805;?#22312;了床上,她动嘴想要喊,却发现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块布,任凭她如何用力,只能发出闷闷的“呜呜”声。

    迈克,是霍成彦派给她的保镖。

    曾经她一度以为这是霍成彦关心与在乎她的表现。

    没想到,现在这个男人却成为了她的噩梦!

    顺手关上了门,迈克皱着眉头,慢慢靠了过来,看着苏玥溪猩红的双目,心底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然而,门外再次传来了轻轻?#37027;?#38376;声,他眉心一拧,?#25104;?#39588;沉,直接脱掉了黑色的外衣,快速扯掉了自己的衬衫,露出了精壮的肌肉。

    见他步步逼近,苏玥溪泪光闪闪,拼命地冲着他直摇头。

    “少夫人,得罪了。”说完,迈克快速俯下身,一个吻瞬间印在了苏玥溪的肩头,而后他一把扯过被子,盖住?#33487;?#23604;尬的一幕。

    站在门外的霍成彦,透过门缝,看到不断晃动的大床,?#25104;下?#20986;了一抹意味深长?#30007;?#24847;。

    “苏玥溪,这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下场,你好好享受吧。”

    被子里的苏玥溪,感受到前所?#20174;?#30340;恐惧。

    结婚三年,她的世界只有他。

    她为他,抛弃了所有,甘愿在霍家做牛做马,像保姆一样侍候公?#25319;?/p>

    然而,她在他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第一眼见到他,那么温柔儒雅的男人竟然会对她一笑,从此她的心上多了一个他。

    看到他求婚,她高?#35828;?#19981;能自已,觉着自己多么幸运,仿佛一下子得到了全世界。

    然而,婚后的生活让她傻眼与措手不及。

    结婚那么久,他从来没有碰过她,哪怕是醉酒之后,她都已经贴到了他的身上,他居然还能理智地将她推开。

    醉眼惺忪的男人,甚至警告她,不要碰他!

    这让她一?#28982;?#30097;,自己是不是嫁给了同性恋,她的丈夫居然会对房事忌讳到如此地步?

    可是,她不断告诉自己,无论事实是否如此,她都愿意去等,?#20154;?#24930;慢接受自己。

    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辛辛苦苦等来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书。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25226;?#33394;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