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苏砚心,你怎么和你妈一样不要脸,才十八岁就和别的男人鬼混?我们纪家没有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儿,你给我滚!”

    这句话整整缠绕在心头已有六年之久,睡梦中,苏砚心止不住地摇晃着脑袋,试图将这个萦绕在她耳畔的叫骂声给抖出去!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即将降落,请您回到座位上……”

    空乘小姐甜美的声音,瞬时将苏砚心给扯回到了现实,她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眸,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没想到,过?#33487;?#20040;多年,越临近这个地方,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却越发清晰地蹦了出来!

    她轻轻舒了口气,视线转向窗外。

    A市,阔别六年之久,她生长的地方,她还是回来了!

    二十?#31181;?#20043;后,苏砚心走出机场。

    明明是因为那个人病重了她才回来,可她的心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也不知是这些年在外流浪惯了,还是本就?#38405;?#20154;,那个家早已死心!

    长发高高盘起,标准的瓜子脸,小巧笔挺的鼻梁,明亮的水眸,米白色大衣之下的红色长裙,艳而不妖。

    无论是身材样?#19981;?#26159;衣着打扮,她的出现都让人眼前一亮。

    六年没见,站在机场护栏之外,早已伪装得看?#24576;?#21407;貌的纪莎莎,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苏砚心。

    看着苏砚心?#24576;?#29616;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纪莎莎的心像是被?#19968;?#28796;烧一般,心里眼里满是不甘!

    明明苏砚心已经是她的手下败将,怎么还能如此光鲜亮丽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纪莎莎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仿佛她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

    “心心!”

    听到有人?#30333;?#24049;,苏砚心下意识地停住脚步,随即扭头看去。

    那是……纪莎莎?

    如果不是那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她还是无法将眼前这?#35805;?#35065;得严严实实的人,与纪莎莎联系在一起!

    “你怎么在这?”苏砚心盯着纪莎莎的装扮看了好一会,才走了过去。

    纪莎莎对苏砚心毫不?#25512;?#30340;态度很是不满,却又没办法当场发火,以免被人认了出来,那就麻烦大了!

    想着苏砚心不久之后将会是一副惨兮兮的模样,纪莎莎立刻换上了甜美的笑容。

    然而,苏砚心只能听到她刻意装出来的轻笑声。

    “心心,知道你今天回来,妈妈特意让我过来接你的。”

    “噢?我怎么敢?#22836;?#22823;明星过来接我呢?还是不了,我一会打?#31561;?#21307;院。”

    见苏砚心毫不领情,纪莎莎气急,可是想到母亲千叮万嘱的话,她又不得不忍下怒气,好声好气道,“爸爸还在医院等着你呢,还是先跟我走吧。”

    说着,纪莎莎不由分说地拉着苏砚心就上了她的车。

    想着,反正回来也是为了看那个人,苏砚心也就没有多大的反抗情绪,只不过,看着纪莎莎着过分热情的样子,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车子疾驰在机场高速上,不多会,一股暗香在?#30340;?#24930;慢浮动。

    明明在飞机上睡了好几个小时了,苏砚心此时还是犯困了,没一会,便?#33080;?#22320;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一丝不挂,身旁还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25226;?#33394;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