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天空被闪电撕裂,大雨倾盆而至。

    深冬的寒,渗透骨髓。

    衣兜里医院给出的子宫癌死亡报告,更让顾舟像浸在冰窖里,冷得浑身僵硬。

    幼儿园大门打开,一群群?#39029;?#25745;着伞往里挤。

    顾舟好不容易挤进去,走进一半又退出来。

    她拿出手机,咬牙拨出一串号码。

    这个号,明明四年前就已删掉,事过数年,却依然烂熟于心。

    她嘲讽自己的没出息,可又无药可医。

    那个男人,就像是生长在她心上的瘤,真真拔除的那一刻,仿佛连命都跟?#25490;?#19978;了。

    ?#25300;埂?#22905;嗓音?#34892;?#27801;哑。

    男?#27515;?#28448;嘲讽的低沉声音透过无线电波,比这冬雨还冷:“犯贱也得有个限度,别忘了,四年前我们已经银货两讫,永生永世你都不再出现在我面前,这话可是你亲口所说!”

    银货两讫?

    她和女儿,在他眼里,竟然是货物一般低贱的存在?

    顾舟心里一阵刺痛,她狠狠咬了咬唇:“四年前?#20063;?#27809;有拿你的钱!”

    “是你自己不要,不是我没给!”男人气得咬牙切齿,“顾舟,你简直无耻到令我恶心,把卡号发过来!”

    顾舟握着话筒的手微微颤抖,语气更加低微:?#25300;?#19981;要你的钱,哥,我?#35328;?#24742;送去你那里好不好?”

    ?#25300;?#19981;认识她!”顾靖川低吼完便准备?#19968;?/p>

    顾舟急得失声大叫:“她也是你的女儿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25300;?#39038;靖川的儿女得堂堂正正,而不是厚颜无耻爬男人床的表子偷出来的种!”

    顾舟脸色蓦地一片死白,嘴唇颤抖:?#25300;?#19981;是,我没有做那种事……”

    她话音未落,顾靖川已经将手机挂了。

    顾舟再拨过去时,显示对方已关机。

    “妈妈!”悦?#20204;?#33030;银铃般的嗓音响起,小?#19968;?#20687;个小圆球一样扑进她怀里。

    顾舟俯身迅速抱起软软的女儿,一手把手机塞进衣兜。

    手指又触到那张医院的检查单,心里瞬间苦涩成海。

    若不是自己突然被查出绝症,?#36864;?#20877;苦再累,她也不想再去找他。

    她永?#37117;?#24471;对他说怀孕了时,他像吞了苍蝇似的厌恶表情。

    在他那样如冰似的眼神里,她原本想将孩子打掉的。

    可看着B超单里手指头大的小?#19968;錚?#22905;最终没能狠下心。

    为此,她孤身一人远离那座?#26377;?#29983;活到大的城市,远离那个抚她长大、又恨她入骨的男人。

    他顾靖川是那座城市的名门权贵,身份高贵,他可以收养她这个孤女,却绝不?#24066;?#22905;生他的孩子,更不?#24066;?#22905;带着他不接受的孩子与他共存于同一座城……

    “妈妈,你哭了吗?”悦悦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紧盯着顾舟的脸。

    顾舟心里泛酸,摇头:“没有。”

    悦悦小小嫩嫩的手捧住顾舟的脖子,在她冰冷的脸上呵气,体贴地说,“妈妈冻冷了吧?我给你吹吹就不冷了。”

    小?#19968;?#36824;带着奶香的热气一?#27604;?#36827;了顾舟的肺腑,她不由又想起顾靖川那句冰冷的‘我不认识她’,心里更加痛得似刀在刮绞。

    请?#38498;螅?#21152;载中....
    字体大小
    背?#25226;?#33394;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