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冯氏大厦的顶层,会议室。

    “林晚白。”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丝凉意,林晚白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抬起了眼眸。

    冯子期面无表情的将一叠资料摔在了她的脸上。

    尖锐的纸张将她的脸划出了几道红痕,会议室的人都被冯子期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你的心思都用在怎么勾引男人身上了吗?”冯子期冷笑,“将这个合约再给我修改,做不好你就给我滚!”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周围的同事门小心翼翼的缩着脖子,生怕?#32422;?#25104;为下一个被撒气的对象。

    林晚白像是没感觉到尴尬似的蹲下身子一张一张的将这些资料捡起来。

    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她都已经习惯了。

    不管她做的再好,冯子期都不会给她一个好脸色,整整五年,他所有的不满厌恶?#20960;?#20102;她。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林晚白抱着资料打算离开,手腕却被男人拉住。

    她抬起头,冯子期冷着脸拽着她进了办公室。

    从他那张脸上,她看不到半丝善意。

    冯子期关?#21414;牛?#26494;开手,定定地看着林晚白。

    林晚白平静的脸?#29616;?#20110;浮现一丝疑惑,“有事吗?总裁?”

    冯子期眸色深沉,手?#25913;?#20303;了她的唇瓣,“林晚白,我最厌恶你这个样子了。”

    他像是触碰到什么垃圾一样甩开手,“你以为,穿了一件一样的衣服,你就是她了吗?”

    林晚白一怔,低头看?#19997;?#36523;上的裙子,很普通,很多女孩都有的款式。

    “我没有假?#30333;约?#26159;什么人,冯子期,我一直都是我?#32422;骸!?/p>

    她仰着头,冯子期能从那双黝黑的眼眸里看见?#32422;?#30340;倒影,心里头涌出些异样的情绪。

    他猛地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脸色阴沉的低喝,“够了!别做出一副?#32422;?#22810;委屈的样子,你是什么样的货色我早就清楚了!”

    林晚白咬着唇,压住心底的酸涩和不甘,反反复复的告诉?#32422;海?#27809;关系,没关系,那个女人走了,她还有十年,二十年,一辈子,可以永远陪着冯子期。

    总有一天,冯子期会发现她的好,会对着她笑,会……爱着她。

    她沉默的样子落在男人的眼中却是另一种承认。

    冯子期无法克制内心的怒火,他掐住林晚白的脸迫使她看向?#32422;海?/p>

    “你以为你逼走了妙语,就可以代替她的位置?”

    “我永远都不会爱你,你根本比不上她!”

    每一句话都像是凌厉的尖刀,一刀一刀割破林晚白以为足够坚韧的心房。

    “我没有!”

    她的声音嘶哑的反驳,眼神却执着明亮,“冯子期,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逼走孙妙语,也从来没想过逼走她!”

    是她?#32422;?#35201;走的,是她怕你不能成功,她嫌弃那个一贫如洗的你,所以和那个富二代跑了!

    后面的话她压抑在嗓子里不忍说出来,真相总是带着血的味道,她那么爱他,怎么忍心伤他。

    冯子期完全没有感受到林晚白的真心,他沉着脸凑近她,黝黑的眼眸死死的看着她,“你以为?#19968;?#20449;?”

    他突然勾了勾唇,眼眸冰冷,“是,如果不是我发现了妙语留下的信,恐怕我真的会信吧?”

    他轻笑着站直了身体,语气异常冷漠,“你以为?#19968;?#26159;那个傻乎乎的冯子期?林晚白,我永远,都不会相信你。“

    林晚白怔怔的看着他,突然轻笑,“那算了,是我赶走她的。”

    反正,你从来都不信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