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不要!”

    “住手!”

    季慕涵从噩梦中惊醒,发现并不是睡在自己房间里。

    身体的异样很明显,就像被车轮压过般的酸痛难忍,她的衣服散落一地,其中还夹杂着几件男人的衣服。

    季慕涵揉了揉眼,定睛一看,这些衣服好像是昨天那个人穿的。

    记忆回笼,昨夜男人在她身上的所有动作一一闪过脑海,让宿醉的她脑袋剧痛无比。

    刚才的不是噩梦,是真的!

    季慕涵僵硬地朝身侧看去,入目是男人精致冷峻、英气勃发的脸,他无疑是英俊的,可她却惊得?#33041;?#39588;停,不敢置信地瞪大杏眸,只觉得脑子又被雷狠狠劈了一记。

    宣夜辰,真的是他!

    宣夜辰嘴角泛着一抹冷笑,满脸的不?#24049;?#19981;掩饰。

    突然间他伸出手紧紧握住了季慕涵的手臂,稍稍一用力就把她整个人拽到了自己身上翻身压下。

    宣夜辰的唇靠近她的耳边,残忍凉薄的话混合着他如大提琴般浑厚的嗓音说出,就像在季慕涵的心上浇了一盆刺骨的冰水,“季慕涵,你还真有毅力,第三次了,你终于爬上我的床了,现在舒服了,如?#25954;?#20607;了?#20426;?/p>

    季慕涵觉得宣夜辰的话是那样的刺耳,她奋力的推开宣夜辰,可是她的力气用在宣夜辰的身上显得是那?#27425;?#19981;足道,丝毫没有动摇他一分。

    “宣夜辰,以前都是我的错,我后悔了,改了,这次,不管你信不信,都不是我的本意。昨夜,就当我是被狗咬了一口!”

    宣夜辰只觉得自己心中的愤怒就像一条巨龙?#21767;?#30772;体而出,危险的气息悉数喷洒在季慕涵的鼻尖,没入她的体内,让她不自觉地开始颤抖。

    “季慕涵,要说谁是狗,你倒是一条人人可上的母狗。你水性杨花、声名狼藉,?#19968;?#30495;怕自己会被你染上什么不好的病。”

    季慕涵的心瞬间被冻结了,她的脸僵硬了一秒钟,随即就变了颜色,她?#28982;?#30340;眨着双眼,双手勾住宣夜辰的脖子,抬起头,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是啊,宣少,我有艾滋病呢,你该怎么办呢,会不会陪着我一起下地狱呢?#20426;?/p>

    “砰砰砰!”激烈的敲门声瞬间打破了一室?#24917;?#24352;和?#29992;痢?/p>

    床上的两个人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房门就被人从外面砸了开来。

    鱼贯而入的记者犹如嗅到鱼腥味的猫,扛着摄像机冲到床边。

    “季慕涵小姐,你和景少下个星期就要结婚了,你这样做对得起景少吗?#20426;?/p>

    “滚!?#20960;?#25105;滚出去!”

    宣夜辰终于回了头,一双蕴藏着无尽冷意的幽深凤眸,让记者们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色,那个给他们爆料的人为什么没有?#21040;?#22825;的男主角竟然是宣夜辰!那个以冷酷无情、杀人以无形称霸商界的冷面阎王!

    “是,宣……宣少……我们马上就离开……”

    “等一下!”

    季慕涵朝着宣夜辰淡淡一笑,随即开口,“我和景少的婚礼取消了,因为我和宣少已经结婚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25226;?#33394;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