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电视屏幕那头,一档知名度颇高的访谈节目里,墨久琛正在接受访谈。

    有着精琢细雕面孔,身材高大俊逸的他即便是扔进万人堆里,依旧是最扎眼的一个。

    或许只有隔着电视屏幕,江小黎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眼睛一刻也不想移开。

    对于访谈的内容,江小黎并没在意,只是痴迷地看着他一贯清冷疏离的脸上,好看的?#25509;?#38597;地张张合合。

    结婚两年,作为丈夫的他和她说过?#24149;?#20840;部加在一起或许还没有今晚他在节?#21487;纖档?#22810;。

    江小黎想到这儿,心里隐隐作痛,有些哀怨地拿起遥控器要关掉节目,访谈已经接近尾声。

    最后一个问题,主持人巧笑嫣然,“墨先生,我想在座的女士都很关心一个问题,作为未婚人士的您是否已经心仪的女人了呢?#20426;?/p>

    外人并不知道墨久琛已婚。

    墨久琛英气逼人的?#21152;?#38388;微微蹙了蹙,唇角微微上扬,“曾经有过!”

    心间像是被锐器划过,江小黎快速地关上了电视机。

    墨久琛那张薄凉好看的唇里发出的四个字‘曾经有过’,却像是梦魇一样缠绕在她的耳边,心间,挥之不去。

    江小黎像个受伤的小猫一般,把自己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手轻轻停留在小腹。

    即便是块儿石头,两年时间,七百多个日夜,江小黎觉着也该焐热了,可事实并不是这样。

    墨久琛对她由来已久的怨恨似乎更深了。

    直至夜幕?#30171;梗?#38376;外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江小黎脊背颓然僵了僵,今晚不是还不到周末吗?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犹豫间,玄关处已经出现他俊逸清冷的身影。

    江小黎想要下去迎接,咚的一声滚落在沙发下,她的双腿因为长时间的蜷缩,已经麻掉了。

    不仅仅如此,江小黎摔下来的姿势很不雅观,头重重磕在了云石茶?#24178;希?#27785;闷的咚声过后,江小黎觉着眼冒金星。

    这个男人从来就有这样让她慌?#36965;?#35753;她狼狈的本领。

    看到捂着头躺在地毯上的江小黎,墨久琛不禁蹙?#20037;跡?#36830;鞋子都没换,径直走到她面前。

    铮亮的皮鞋,笔挺有型的裤腿出现在江小黎面前。

    江小黎抬头,忍住疼痛,?#23380;?#31505;脸,“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20426;?/p>

    男人?#29730;?#19979;来,随之而来的是他特有的古龙水味道夹杂着些许酒气。

    他松开?#32902;?#24102;,解开衬衣上的两粒纽扣,依旧清冷缱绻的气息里泛着些许的倦意,如和弦般优美的声音依旧冷漠如斯,“怎么?回来还需要提前和你报备?#20426;?/p>

    “哦,不,不用!”江小黎依旧堆着一脸笑,撑着沉重的脑袋爬起来,“这儿是你的?#36965;?#20320;想回来,随时可以。”

    墨久琛这个人生活习惯出奇地死板,每周周六晚饭前雷打不动过来,其余的日子,就是请他他都不会来。

    今晚他的突然到来,让江小黎的心里除了慌?#19968;?#26377;一丝的惊喜。

    他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冷漠邪肆?#24149;?#24230;,勾起江小黎的下?#20572;?#28796;灼的气息迎面而来,“就像你是我的女人,我要干,随时都可以,是一样的道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25226;丈?/span>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
  • <div id="eomgk"></div>
  • <div id="eomgk"><s id="eomgk"></s></div>